美媒曝光:加州脱衣舞俱乐部、枪支商店仍悄悄营业


“今天早上,我把空调开了,我实在是太冷了。我打电话过去问工作人员能不能开空调,他说可以开空调,然后我就开了,我一直开着。我从昨天晚上就开始要的被子,他们今天中午给我送过来了。”

经调查,该嫌犯此前已经向堪萨斯城附近的另一个本地恐怖分子传授了制造简易爆炸装置的方法。

“我当时就打电话让他们换床单,这个床单不换的话没有办法睡。刚开始两三通电话答应的好好的,说给我送,结果打到后面之后就说今天送不来了,他们(酒店人员)进不去,让我将就一晚。”

另外,她的房间里有设备损坏实在过于严重,在她的强烈要求之下,酒店在第二天(27日)给她换了房间。但第二天她还是没有开空调,很冷。

郝同学说,她所在的天津市武清区奥蓝际德商务酒店隔离点卫生状况和配套设施都非常糟糕:墙皮脱落,房间被褥有血迹、尿迹、菜汤等污渍,有人房间的马桶、下水道出现堵塞和反水现象、水龙头流出黄水等等。

随后,观察者网分别致电天津市市民服务热线和天津市卫健委问题反馈热线,也都没获得直接回应。

根据美国媒体的报道,美国联邦调查局于3月24日阻止了一场本土恐怖主义分子预谋炸毁医院的案件。

无独有偶,3月24日,山西太原的归国留学生小刘称被安排隔离的酒店卫生条件差,无人处理。酒店方面解释道,他们不能进隔离人员的房间。当地卫健委则称已了解情况,请学生艰苦一下,正找其他酒店。

“我已经开始发烧了......”

酒店内的温馨提示 郝同学供图